蝎雨·星风

动漫迷日剧日影迷洼田粉F团

【斑蝎/现代】Re:从写文开始的恋爱生活

11

“很喜欢。”蝎默默咬了咬吸管。

“诶?这么巧啊。”斑从面具的俩洞里露出了笑眼,看得蝎眼里划过的一丝悲伤消散了,脑中全是“这家伙怎么这么傻”,像看儿子似得也弯眸微笑。

场面一度十分暧昧。

到是那边一位再没有感到欣喜了。

迪达拉对蝎旦那当然是十分了解的,对于同性他可是像厌恶恶心的虫子一般,现在……想开了?迪达拉听到了旦那的笑,有些不解地皱眉。

还是你……仍然要把自己的内心掩藏着。

在三人欢喜一人悲的场景下,斑蝎二人聊了很多,当然斑察觉到了蝎是一个非常直的人,所以关于耽美他也没多说什么。
;
雨停了,游乐园也关闭维修了。

————————————————

“这么快?”蝎有些不情愿。“刚休息没几天就接新戏。”

可是最近一直处在贤者模式呐,还是忙一点好。于是在经纪人的苦口婆心下很傲娇地表示“又不是不可以”

————————————————

蝎表示他就应该好好考虑一下再来……

讲的是一公司的老总和他兄弟一起爱上公司某新女职员的故事,男一有钱有势又腹黑,男二青梅竹马还痴情……

这部戏是什么东西!霸道总裁爱上我?

蝎扶额深思……不过演个霸道总裁玩玩粉丝们应该会喜欢吧。

导演:你是男二。

蝎用一种“卧槽,男一谁演,世界上还有比我更总裁的人吗?”的眼神看导演。

导演:宇智波斑。

完了,这部剧没救了。【手动再见】

蝎正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导演斑的真面目时,他就被人塞了剧本然后被打发了。

……我知道我粉丝不是很多,但你这个样子还是会有百八千万人打你的。

【斑蝎/all蝎】for you (3)

☆学生党终于迎来了春天!😄可以日更了。大家国庆中秋快乐呀。

——————————————————

“……你好啊。”蝎很有礼貌(?)的打了一声招呼——“无意冒犯,逝者安息……”

那坨仿佛愣了一下,过了一会清醒了,一声闷闷的笑声从沙发上传了出来。

“噗哈哈哈……我很吓人嘛?”他抬起了头,看着他发笑。蝎一阵头脑风暴,不知道该说什么,呆呆地看着他。

哦呀,这是人嘛?

人有尾巴?……有吧?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人鱼吧。好吧,果然我不知道的还很多嘛。蝎默默想起了他对苹果的认识——白色的水果。后来才知道苹果是有皮的,只是他每一次吃的时候都是削好的。

所以这也应该是很正常的生物吧。“不吓人,这是家里突然出现一个人我会不解的。”

蝎看着眼前的人,放松了不少——至少他没有像有些人说的,三头六臂一脸绿。有些好看,乌黑的长发从后面披下来,皮肤白的反光,尾巴是蓝的……

等等,这哥是雄是雌……蝎仿佛看到了一大波妹子提着刀赶来。

额……也许也挺受女生欢迎吧。

————————————

斑本来打算帅气的回答,眼里已经染上了高冷的色彩,但是好像自己明明说了很多了,那个人还呆住在那里了。

他皱皱眉头——“喂!我说了什么?”

“……”那人如梦初醒。

“很无理啊!”

“对不起啊。你再说一遍,为什么在我家里。”蝎才注意到那人上身赤裸着,露出了精壮的身体……

羡慕并移开视线。

那人转个头“哈,我已经说过了,反正你知不知道都一样,会让我留下来。”

“?”蝎疑惑得面无表情JPG。

“你是在懵逼吗?怎么呆不拉几的。”不是呆,他只是面瘫而已。

“不是,你真的很会让人堂皇。你莫名其妙到我家里来,然后还是一个没有下半身的生物,然后突然留下来……我……很不解。”

“没有下……”那只有些受打击。“说白了就是让你收留一个伤员。”

“你那里受伤了。”

“看不到,但是就是受伤了。”……不讲道理。

“行吧。”他说受伤了,这附近又没有人家。关键是光看他腹肌就已经知道自己也不能把他怎么样啊……他在人类法律范围吗?

“你在人类法律范围内吗?”耿直并面无表情地问。

“不在,我们人鱼有自己的规矩。”

“那有没有说不让打人?”

下一秒他就被这个东西嘲笑了——“噗……你又不是被绑架了!”

真的?不是绑架?

【斑蝎/all蝎】for you(2)

海边也不是没去过,只是每次去,管家都是挑了阳光明媚的一天。以前啊,一家子开着超级长的车,走在海滩上许多追求者围得死死的,滴水不通,跟走红毯一样。感情他们不是惦记着家产,因为那时候蝎还没有成年……想到就气。

蝎为了好好写小说,差点和家里决裂。阻止者是家母,最后家父的支持下,他才能安心离开。离开后他再也不是到哪都被人围着了。也许家父随便找个人说是自己,那个人也会享受到自己以前一样的待遇吧。

蝎想着,突然有点悲伤。什么时候会有人喜欢自己——那个一穷二白的、没有高贵家室还有些坏习惯的自己。

话说回来,一睡醒了,就下午了。天和早上的大太阳完全不符,灰压压的一片,颜色在灰色和银色间徘徊,仿佛不通一丝光线。风浪大作,海水上的浪花也暗了不少。水和天之间有一丝白线。

这简直颠覆了大少爷的内心世界。也许这样才好,小说才更接近真相吧。

他又想起了那个黑影。

就在他文艺地思绪万千时,他的脚已经被浪打湿了。

当事他就有些慌了——涨潮?

蝎猛然抬头,看到一排大约三米高的巨浪向他扑来。“诶……”壮观,于是就愣住了。想逃,但是腿动不了。

啥?我要死得这么突然吗?传出去怎么说,被浪拍死嘛!?

搞什么嘛……

——————

“woc!”何等的卧槽。

蝎猛然起身,看了看今天才刚熟悉的房间——是梦嘛。

“呼……”蝎起身,看了看表,有些吃惊——都第二天了。原来自己这么能睡吗……

看到外面晴空万里他就打开时间看了看昨天的天气——一样的大晴天。他就完全放心了,有些可笑.

“我就说——”他打开了卧室门,愣住了。

妈诶……这个沙发上的东西……是……

“啊!”蝎不淡定地叫了一声。

那个东西动了!它动了!还……不耐烦地说了句“谁啊……”?

是人?他仔细端详了一下。

【斑蝎/all蝎】for you

“嗯?假的吧。哪有这么好的事。”蝎挑眉,看着某人发来的文件。

“真的。当然也不是去带薪休假,换个环境码字而已。而且历代最佳新人都是这样的,你不会不知道吧。”

“不知道。”蝎(十分耿直)理直气壮,随后叹了口气。“去海边半年多,但是每星期照常的工作量……我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好事啊蝎君,可好了。”蝎仿佛看到那头的人眯了眯金色眸子:“我毕竟也是感受过,那段时间编辑不会催的,所以很轻松的。”

是嘛。蝎默默笑了笑:“嗯,我知道了,那前辈先睡吧,早点休息。”

大蛇丸听到前辈这个词,突然有些骄傲。“那蝎君记得加油赶上我。”那头轻嗤一声,挂断了。他有些诧异地眨眨眼睛,随后皱眉无奈笑了笑。

不是调侃你啊白痴,真是情商低。

——————————

蝎把最后一个箱子搬进了门,礼貌地目送车司机离开,便开始工作了。目标连贯无暇,就像计划好了一样。于是不到半小时,就已经一个人把东西布置好了。

现在就他一个人了。

于是他没再穿那套西装,换上了自己一直没穿的、压箱底的白衬衣和牛仔裤,也把自己需要的眼镜戴上了。因为家室的原因,他的衣装从来没怎么休闲过。他站在镜子前——还不错。虽然现在一副邻家哥哥的样子,和平时高调高冷高贵的王子样判若两人。

不过这样才是自己喜欢的样子,看起来平易近人。他忍不住仔细看看镜子里的人,都有些水仙地想着——这真的是26岁的人吗?

“呼——”蝎拉开窗帘,突然有了一种轻飘飘、无忧无虑的感觉。就像小时候父母不在家的暑假一般,十分自由——既然是第一天,打扰要休息了。于是这个清闲的人在吃完了早饭后就趴在了床上开始了大睡。

梦里他好像还是梦见了那个身影,那个无数个夜晚把他从孤独的海中拯救出来的那个身影。

倒是渐渐的,那无边的大海带来的无边的孤独逐渐没有了,因为不知怎么地,蝎的意识仿佛也知道了那个人一定会来拯救他,以至于最后,这孤独的地方倒是给了他安心。

他一直想看清那团黑影,直到这个“白日梦”里,他看到了。

他没有看到脸。他看到了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的、珍宝似的鱼鳞。

——————

于是蝎醒了。

想去海边看看。

【斑蝎/略all蝎】for you前言

他还以为他看到了天使。

即是是在水中,即是没有圣光和白云,那个有些在水中泛黑的影子,在他眼里还是带着光芒一般。

蝎很多次做到这个梦——在空静无边的深海里,一个人向他游来,将他拯救。

直男心理第一时间觉得肯定是个女人,便和心理学家说是一个女的。人家给的答案是“您老该找对象了。”

拒绝,我还年轻,才26——蝎一脸冷漠点了点头,示意知道了,会“考虑考虑”的。

鬼才要。

蝎现在还是小说界小透明,正快迎来春天呢。现在成家会耗费他很多精力和时间,他也不想回他爸当个富二代。再说,这么文艺的一个人,哪想再沦入世俗。

就这样吧,好好过着自己要的生活,等着隔几个夜晚就溺水的自己被人救起。

————————————
☆人鱼斑x作家蝎【😂】

☆我回来了,开学后被一堆事忙得团团转,每天连能不能睡觉都成问题😭,所以看了我之前的文都有了坑的赶脚。

☆不会坑!烂尾也不坑!

☆正片我们周末见😄。

关于斑蝎文

我七夕节就是补作业的命啊😭,以后几天我再填坑吧,对不住啦!
【占tag致歉】

【斑蝎/现代】Re:从写文开始的恋爱生活

10
   
☆小学生文笔回来了😂
     
☆这是第一章,我的计划是三章☆
    
☆下一个更就是更改前十话的文笔了。
     
————————————————
   
“蝎平时打游戏吗?”
 
“有啊。”蝎吸了一口可乐,看向了玻璃外。真倒霉,出来玩遇上这天气。
  
外面已经刮起了大风,乌云密布在头顶,两旁的树被狂风打的沙沙作响,人群在慌乱地找避风的地方。蝎看到了什么,眼睛一亮——几个灰色的小点零零星星地趴在地上。
  
  
“由于气象局的失误造成了民众们的损失,我们非常抱歉……”然而,“民众们”出门大部分都没有看过天气预报,但还是把黑锅狠狠的甩给了天气预报。
 
即使是在十分宁静的咖啡厅里,蝎还是能听到他们的抱怨。

“emm……”斑在喉咙深处地哼,有些焦急地思考。“蝎平常有看过小说或者文么?”

*****

另一边,他们后面的一桌有两个“有问题”的人,一身黑,一人高高扎着的黄色的马尾辫从鸭舌帽后面冒出来。带着墨镜。
  
还在……偷笑?
 
路人路过这两桌时能走多快就多快,看到那两个人灰色口罩无法掩盖的大幅度的笑容一个个留下了冷汗。
 
好……慎人的笑啊……差点打通精神病院的电话。
  
还有前面一桌两只让人惊愕的鸟头……
 
这……难道是世道变了……
  
*****
  
“看啊。”
“一般看什么类型的纯爱小说?”目标,了解他看耽美小说的情况吼吼吼……咳咳。

“……嗯……”面具有点难为的语气,没错!说出来!“……后宫啊什么的……”
 
“那耽美呐?”斑和谐地微笑着,以避免自己现场掀桌子。
  
 
而他们隔壁的桌子,俩人低头用手机交流。
 
“心疼一下斑前辈。/点蜡/不怕不怕,站起来撸。”
“……其实掰弯旦那还是有难度的……心疼一下旦那,嗯……”
“啊?为什么?”
“嗨……我以后找机会说。”
 
小南有些迷糊,偷瞄了一眼背后的蝎。
  
那个人的眼中划过一丝厌恶,而且特别强烈。
 
讨厌……同性吗?

【斑蝎/现代】Re:从写文开始的恋爱生活

09
  
热热闹闹的游乐园,门口排队的人群里两个带小鸟面具的人在这童心飞扬色彩斑斓的世界变得不太显眼了。
  
不显眼了,然后……
  
然后蝎就跟丢了。
  
  
“前辈?”属于白喊,蝎喊不大声,在人群中寻找斑前辈。人群使得他被挤得左颠右晃,还晃着他的眼睛。感觉有些缺氧,有些头晕。
  
在这难受的状态下,蝎不知道怎么办好。
  
不知道去哪里,不知道斑在哪里,被涌动的人群包围着,好想抱头蹲下。
  
“靠你丫挡什么路!”被哪个人撞了,重心没了,踉踉跄跄地往前倒。这种地方会出现踩踏事件吧……
 
靠……斑你在哪……
  
  
“喂……”斑抓住人的肩膀,把人扶起来后。“我在呐。”
  
*****
  
“小心点……你怎么了,烧没退嘛?”斑把手背贴在人额头上。“你要是难受……我们可以不去。”
  
“没有。天有些热而已。”蝎伸出一只手,不耐烦地把额头的那只拿下来,不料被人反抓。
  
斑握住蝎的手,也不料那人没有挣脱,便握紧了一点,轻笑了一声。
 
“那就抓紧我的手,别跟丢了。”
  
*****
  
“……哦……好。”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平时的死鱼般的眼睛睁大了一点,居然显得有些乖巧。
  
  
斑的手很好看,蝎也是。一抹暂白从指尖一直到衣袖深处,手腕处突起一小块骨头。皮肤紧紧地贴着手臂,勾勒出手上的微微隆起的青筋、节骨,精致地裹着纤长的手指。
  
蝎这样有些安心,看着两只手浅笑。就牵一会儿吧……
  
  
呵……斑将一切收入眼底以及蝎的那句我又不是小孩子,也是发笑。
  
这个人一切都是那么可爱,他的冷漠脸,他的倔强,以及他背后的软弱。一切的一切,都在轻轻骚挠着自己的心头,有些痒痒的心动。

 
 
  
  
  
  

 

 

 

这是一次假更,希望看得开心。
【如此温柔的斑大】

【斑蝎/现代】Re:从写文开始的恋爱生活

08
  
“怎么样!有没有攻略!有没有!”小南一等人打电话过去给斑。
  
今天据某迪所述,蝎旦那安全到家,烧也退了。
  
于是一帮人马上凑上去八卦。要知道照顾发烧的人什么的最亲密最暖心了特别容易攻略。
  
“……”
    
  
红发男子醒来了,看着身旁的人在熟睡着,嘴里传出的梦话有着他的名字,紧紧握住他的手。
  
他的手很好看,节骨分明清晰,干净暂白,指甲修剪的整齐。摸一摸,是滑滑的软软的感觉……
  
沉迷的少年的举动惊动了那人,于是手上加重了力气。
  
“嘛……就满足你一次。”说罢,任他抓住手,在一阵甜蜜感中熟睡了。
  
  
“你这个YY真的好假哦,他一醒过来就是锤了我一拳然后说了一句骗子顺便,是顺便!道了个谢,之后扬长而去。”斑无奈的口气当头一棒。
  
“……心疼你。”那头一等人黑线了。
  
“那我们游乐园见。”
  
*****
  
蝎回家换了衣服打算今天和鼬前辈好好玩一天暂且不再想起那个人,戴上了《愤怒的小鸟》里某红鸟的面具出门了。
  
到站,他一下车,看到了门口人群中另一只黄鸟在向他挥舞着手中的金色的门票,路人还以为是发传单的。
  
然后他看到路人从他手里接(qiang)过那张票,他又连忙追了回来。
  
“这tm不是鼬前辈……”这个想法在那一瞬间回荡在人的脑海里,一种不详的预感就涌了上来。
  
  
假装不认识的路过,刚路过,感觉路过不下去了,停了下来。
  
人群中,就他们戴面具。
还是同一个系列的。
  
不认识?这画风……
  
嗯,就是他了。
  
  
当斑眼睁睁看着人路过还以为自己找错人了在担心别人有没有把他当傻逼的时候。
  
蝎从后面踹了他一脚。“怎么是你。”
  
“啊……那个,鼬有事来着,于是叫我来代替他……”
  
斑感觉炒鸡委屈。你说吧,我辛辛苦苦照顾你一天,第二天早上你就当头一锤。当我还在懵住的时候,说了一句我没怎么听到的谢谢,就走了。
  
这下又一见面就当场踹我。
  
“我怎么说也是你前辈啊……”小声嚷嚷拍拍衣服。
  
“那就一起玩吧,我欠你的。”蝎冷漠地说。
  
  
远方的迪达拉发现,蝎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相当高能。
  
那是一种面瘫式的傲娇+抱歉+略略开心。
  
解释完后,惹得草丛里的小南和他默默兴奋。

【斑蝎/现代】Re:从写文开始的恋爱生活

07

“阿飞病了。旦那,嗯……”

“斑前辈么?咳咳……”蝎虽然是面瘫,但是表情还是会有一点细微的变化。

但如果是演戏的话,就不会面瘫了。不说这个。

迪达拉可以看出蝎的面瘫表情,这是长年练出的技能。

“重病呢,动都动不了了,嗯……”
蝎旦那的表情是惊讶+担心。分析完毕。

“他需要人去看看他吧,嗯……”迪达拉看了看蝎虚弱的样子,说到。

“我去吧……”蝎扶着沙发起来了,向门口走去。

对于他人的病,蝎是十分看重的。只要有认识的人生病,他是风雨无阻的。

“我送你!旦那!”

有人会问——不是吧,旦那这个弱不禁风样子还去探病?what?

我说虐你别打我。

好吧骗你的。

*****

“斑前辈,咳咳……”
“门开着,进来吧。”

蝎推开门——不是吧,真的开着,这样……等等!斑前辈不能动,万一有小偷怎么办!

蝎习惯性拉上门进去拼了命地找斑,看着空无一人的一个个房间发愣。

斑家的房子有两层,是个别墅级大房子。听他说过自己并不是为了彰显什么买的,这是年轻时的父亲为了追求母亲买的。

一开始是一个外边豪华的空壳,经过这么多年儿子和父亲的努力,开始表里如一了。

蝎不知道斑为什么给他讲这些,认为只是闲聊,并不知道斑的用意。为了回礼斑对他的信任,蝎也把一些东西说了,但只是一句。

我有一个哥哥,是迪达拉的亲哥哥。

蝎喘着气跑到天台,脑海里畅游的这些记忆,因为着急不再理会了。
“咳……前辈呢……”
“蝎……”斑从后面捂住他的眼睛。“听说你发烧了。”

“前辈怎么样?”蝎把他的手拉下来,转身笑了笑,眼中迷离脸上微红,像发烧,也像恋爱。

“我没事。”斑笑了笑。“你烧得很重啊。”
“没事啊……”蝎呼出一口气,刚才跑遍斑前辈家,力气都没了。腿一软,扑到了斑怀里。

这下子他感觉到了自己真的病了,还不轻呢。脸上发热,感觉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又因为高温蒸发了不少,眼表蒙住一层水雾……

“不要紧……斑前辈不是病了吗……”烧得烫手,斑却还是紧紧把手贴在蝎的额头上,蝎只觉得凉。

“这么烫,下次不要倔。”
“不用麻烦别人,我是旦那啊……”蝎虽然年纪比些许人小,但是还是天天大哥一样的照看这些“小朋友”。

他是年轻、却最镇静的人。

天天照顾别人,自己倔强地不麻烦别人。明明知道自己病的不轻还自我催眠。

蝎,我们真的要找个时间好好聊聊了。

斑看着迪达拉拍了个照,给个OK的手势,表示交给我吧。

“嗯!”迪达拉拍完笑着离开了。“拜托了斑前辈了!”



很感谢你们看到最后,这里是新人,也许文笔不好,但是也想凭己之力表达自己对斑蝎的热爱。

谢谢。